仕女圖


 




       徽墨,即徽州墨(以安徽省徽州的屯溪區、歙縣二地為徽墨制造中心)。徽墨是中國漢族制墨技藝中的珍品,也是聞名中外的“文房四寶”之一。因產于古徽州府而得名。徽州制墨的肇始時間當不遲于唐,它是書畫家至愛至賴的信物。古人曾云:“有佳墨者,猶如名將之有良馬也。”

       徽墨,有文字記載的歷史當不遲于唐末。唐朝末年,奚超至歙州,見歙地多黃山松、且質優,新安江流域的水質又好,故留此重操舊業。其子廷珪,更是有心,見當地穆姓墨工所制之墨頗具特色,便虛心求教、潛心揣摩。他們改進了搗煙、和膠的方法,形成了一整套操作規程,所造之墨在品質上超過了易州墨,被人譽為“拈來輕、嗅來馨、磨來清”,“豐肌膩理、光澤如漆”的佳墨,受到南唐后主李煜的賞識,召奚廷珪為墨務官,賜給“國姓”,因此,奚廷珪又稱李廷珪。于是,奚氏全家一變而為李氏,成為千古美談。從此李墨名滿天下,其墨被譽為“天下第一品”,有“黃金易得,李墨難求”之說。因之,李廷珪成為古今墨家的宗師。
 
       宋代統治者重視文治,全國各地書院林立,科舉考試制度進一步得到完善,印刷術突飛猛進,出現了一個文化高潮。尤其是宋室南渡后,徽州的制墨業獲得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遇:達官顯貴、名門望族聚集江南,首先推動了經濟的發展;文人墨客的南下,又促成了文化教育的發展;每年臨安的科舉考試更直接拓展了徽墨的市場。這時的徽州地區,制墨業已步入“家傳戶習”的繁榮普及階段,僅官府每年就要向朝廷進貢“大龍鳳墨千斤”,而要滿足文人墨客、莘莘學子的用墨則要逾萬。到了宣和三年(1121)改歙州為徽州時,“徽墨”之名便正式誕生并迅速風靡南宋都城臨安,“徽墨”遂成了墨的代名詞,代代相傳,延續至今。
 
       徽墨發展到明代,其配方、其制作工藝,大多已定制、已公開。松煙、油煙并舉;“桐油煙”、“漆煙”被廣泛采用;徽墨普遍加入麝香、冰片、金箔等十幾種貴重原料,使墨的質地達到一個新的水平。墨家的競爭主要集中在精工制作和墨面的創意、設計以及產品的包裝、裝璜創新上。各種質地、規格的墨品不斷涌現,諸多歷史畫題、名家典故不斷化為墨面的雕刻內容。徽墨已從單純的文房用品、書寫材料,進入了“實用兼欣賞”的工藝美術品行列。
 
       徽墨發展到清代,先后出現了“四大家”,即曹素功、汪近圣、汪節庵、胡開文,他們都是徽墨業中的一代翹楚。“胡開文”是清代四大家中的最后一家,也是徽墨業中集大成的一家,同時又是把徽墨推向世界的第一家。清代制墨業在咸豐年間、鴉片戰爭之后,逐漸走下坡路,這是由于國內戰爭、民生凋敝,加之帝國主義的入侵,制墨所用的漆和桐油被大量掠奪出口,嚴重阻礙了制墨業的發展。
 
       新中國成立后,黨和人民政府積極支持各地墨廠、墨店的恢復和發展。一九五六年,分別在屯溪、歙縣成立了徽州墨廠和歙縣徽墨廠;績溪縣則成立了墨業生產合作社;涇縣的文化用品廠稍后也恢復生產徽墨,久負盛名的徽墨獲得了新生。廣大制墨工人在繼承傳統技法的同時,不斷革新,工藝精益求精,品種日新月異。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后,尤其是進入80年代,績溪的制墨業有一快速發展,誕生了以又藝粟齋(安徽省馳名商標),敏楠氏(安徽省名牌產品)等為代表的高水平制墨工藝名家。他們在繼承傳統的基礎上創新、發展,恢復了茶墨、青墨、朱砂墨、五彩墨和古香古色的手卷墨的生產,并增添、開發了新的品種。又將墨錠制成各種形態并施以五彩,嵌在錦匣當中,供人們鑒賞珍藏,成為中國又一高雅的工藝美術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