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妍妍:單一拍賣難適應市場新變化

        近年來,拍賣行業之間的競爭日趨白熱化,這種壓力對于老牌拍賣行中國嘉德依然存在。從2014年集團化運作開始,中國嘉德的戰略布局逐漸明朗,除了進軍香港,更在拍賣之外加入了展覽、藝術教育、出版、酒店等諸多功能。那么,嘉德拍賣在下怎樣的一盤棋?這種布局能否開辟出一種新的路徑?
  對于嘉德人而言,2017年值得銘記。中國嘉德春拍斬獲29.39億元的成交總額,嘉德香港五周年拍出6.526億港元的歷史新高,嘉德藝術中心全面投入使用,業務版圖不斷擴大。與此同時,一種無形的壓力也隨之形成。秋拍大幕即將拉開,嘉德又會交上怎樣的成績單?能否繼續保持春拍態勢,或者實現增長?
  對此,中國嘉德董事總裁胡妍妍表示,“2017年可謂‘嘉德年’,今季秋拍是入駐嘉德藝術中心的首次大拍,也征集到了很多難得一見的珍品,包括張大千《江隄晚景》、《水月觀音》以及著錄于《石渠寶笈續編》的徐渭《寫生卷》等,明年恰逢嘉德25周年慶典,有理由相信可以拍出更好的成績”。
  嘉德藝術中心近期舉辦的展覽,都有品牌的藝術收藏機構參與合作,包括與佳趣雅集、忠恕堂、牧心齋合作的陶瓷、家具、文房聯展,以及與梅潔樓合作的“方寸之間”手卷冊頁展等。從拍賣到展覽,中國嘉德有著怎樣的戰略考量?
  胡妍妍表示,“嘉德藝術中心的落成,使得中國嘉德能夠真正搭建起包括拍賣、展覽、藝術教育等業態的‘一站式’交易平臺,為收藏家、藝術家提供不限于拍賣的更為全面和專業的服務,目前所做的展覽呈現的都是高品質的展品和專業的策劃,這是中國嘉德的定位,未來這一平臺將會釋放出更多的可能性”。
  國際化一直也是嘉德戰略的一大方向,今年嘉德香港首次移師香港會展中心,雖然拍賣成交額再創新高,但現實問題是,從北京到香港,拍賣市場競爭的激烈態勢早已蔓延。同一時間內,往往多家公司扎堆拍賣,在寸土寸金的香港尤其明顯。
  “香港有它的魅力,比如政策法規與交通上的便利、商業模式的成熟,但香港也存在一些壓力,比如大面積的展覽場館很有限,只能聚集到會展中心周邊。另外,人力、物力等成本都要比內地高出三到五倍。拍賣公司集中拍賣,可以為從全球范圍飛到香港的藏家提供便利,高效地完成觀展和收藏。貌似扎堆,但我更愿意將其看做是相互抱團取暖,拍賣行之間也是相互借鑒學習的過程。”胡妍妍說道。
  作為一家走過24個年頭的老牌拍賣企業,未來還有哪些預期?胡妍妍表示,“每一個做企業的人都希望做得好,努力追求完美。不管是北京,還是香港,都要穩扎穩打,最關鍵是把買家服務好,目前嘉德的客戶來自20多個國家和地區,每年有20%左右的新買家選擇嘉德,他們的需求、習慣、對收藏的要求都是不一樣的,把眼光聚焦到藏家身上,滿足他們的收藏要求,這是我們要做的,也是要做好的”。
  人物專訪
  “差異化經營是未來方向”
  ■記者:隨著新興財富階層的崛起,買家結構也在變化。這意味著拍賣行的運營策略、征集方向都要有所調整,嘉德為此做了哪些努力?
  胡妍妍:從大的形勢來說,經濟在轉型,供給側需求、產業結構都在發生改變,藏家的構成也有變化。需求變了,也就要求我們把握變化中的市場。藝術市場有它的發展周期,自然也有高低起伏變化。對于新晉買家來說,可能更多的是觀望。但對于資深買家來說,正好是進貨的好時候。市場的新變化,要求行業內部也要調整,比如香港和內地平衡配比量、風格,以及適合每個地區不同的、差異化的經營策略。
  ■記者:如何看待進駐香港市場的這五年?
  胡妍妍:經過五年時間的籌備,從最初的兩個項目,到現在全門類呈現,嘉德香港付出了很多努力,比如尋找拍賣場地、人才構建,需要熟悉當地的規則、文化,方方面面都不容易。這五年在市場多變的情況下,內地20多年的經驗可以借鑒參考,算是堅持下來了。預展、拍賣是拍賣人最風光露臉的時候,但背后的辛苦可能是大家所忽略的,藝術品拍賣更是做文化,最希望看到的就是經手的拍品最終都有一個好的歸宿。
  ■記者:在您看來,目前拍賣行業發展的最大瓶頸是什么?
  胡妍妍:中國文物藝術品拍賣市場在快速發展的過程中,本土拍賣機構積累了大量經驗,但如何滿足不同國家和地區藏家的不同文化需求還有待于進一步加強,同時拍品結構單一、國際化視野不夠、相關政策法規不夠完善等也飽受詬病,這直接阻礙了中國藝術品市場的發展。
  對于拍賣企業來說,需要誠信、人才和大膽的嘗試。值得一提的是,國際化是走出去和請進來,這是行業提升的必然,在深耕國內市場的同時也要與國際接軌,不斷塑造和提升品牌。

(責任編輯:王璐)

 

 

(注:本文轉自雅昌藝術網)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價值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