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美術評論家廖雯與畫家鄭今東先生的對話

 1、與同時代藝術家相比,您認為您幾十年藝術生涯最與眾不同的地方是什么?
  我沒有師承,沒有流派。我向所有的人學習,我走的是野路子,我的畫不中不西,不土不洋,不存在中西之說。在繪畫上,我是隨心所欲的玩家,沒有規矩,沒有邊界。
  2、您在藝術中最看重的東西是什么?
  “藝術最內在的沖動和邏輯,并不是追求盡善盡美,而是不斷的求變求新。”在藝術中我最看中新奇、趣味和筆墨表現。作為藝術家沒有必要去重復任何人!每個人到世上來都是獨一無二的,都應該具有獨一無二的使命和價值,這是人生的意義,也是藝術家的意義。
  3、您多年畫的大量的“水墨人體”系列,雖然用的是水墨,但與傳統筆墨技法非常不同,我想您是在一種相對持續的狀態中探求某種東西,那么您的實踐點是什么?
  我畫的水墨人體,是借水用墨,下筆成形,著意于墨色的濃淡自然變化,是一種有節制的自然流露,一種自然而不任性的表現,最后呈現出自然天真的意趣來,我渴望高貴的單純,有趣味的簡單。能作到“不為形拘,不為墨累,揮灑唯有真性情”才是高境界。
  4、從邯鄲出來的藝術家,很多人都說是您的學生,據我了解,您對于這些藝術家并非一般意義上所謂教過技法的老師,那么您覺得您對他們最有意義的影響是什么?
  自由、散漫、浪蕩是我對年輕人的影響吧!我的理念是:
  ①藝術不是教出來的。
  ②技法是在認真閱讀好作品、提高審美能力之后“悟”出來的,然后通過實踐而形成的。
  ③學無先后,達者為師。
  年輕人稱我老師,同呼“叔叔”“大爺”一個樣。


(責任編輯:楊曉萌)
 
 
 
(注:本文轉自雅昌藝術網)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價值判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