技以載道,意為匠心

  對于手工藝術而言,美是隱藏在材料、色彩、造型、技藝背后的心靈觀照。手藝凝結人之身心的不盡之意于手掌之中,傳遞的是手的感知和心的本意。在物件的制作過程中,一種對事物規律的理解了然于心,達到心手相應之境——材與工、技與藝、天與地在這一維度交織,不同的社會文化以及生活方式在這里匯集。
  “手工藝術國美之路”展覽以“意匠之手”為主題,正是基于對東方手工藝特征的思考,蘊涵著手工藝術創作對“以技入道”了然于心手之理想狀態的追求,包含思想、精神、技藝等多層面的內涵,同時也體現出學科專業辦學思想的價值取向。“意匠”一詞古已有之,直譯是動腦筋,匠心獨具、得心應手,古代一些文獻多有涉及,如晉陸機《文賦》曰:“辭程才以效伎,意司契而為匠。”唐楊炯《<王勃集>序》言:“六合殊材,并推心于意匠;八方好事,咸受氣于文樞。”宋陸游《題嚴州王秀才山水枕屏》詩云:“壯君落筆寫岷嶓,意匠自到非身過。”不同時代的人們,從不同角度對“意匠”一詞做了生動的闡述,啟迪后人打開廣闊的視野。對于此次展覽而言,“意匠之手”這一主題絕不止于細琢、求精、工巧、極致、完美等內容的描述——這些詞語多指向技藝層面的表達,難以洞見其思想精神與文化內涵——而是強調集意、理、匠、藝為一體,通過多維的觀看,開掘手工藝術事物背后的感知。通常而言,每一種手工藝術的背后,都凝聚著手藝人對材料、工藝、思想表達的智性體悟,飽含著作者對生活的態度,流淌著匠者的體溫,并徐徐散發“意匠之手”的芳香。《莊子•養生主》“庖丁解牛”的故事便體現出東方的手藝之妙,折射著“意匠之手”的深層含義,正是其核心思想觀的活態體現。
  因此,“意匠之手”的精髓在于使用“手”去領會造物之妙,通過“手”去認知事物并打開思想的屏障,把沒有思想的物質升華為精神的圖騰。這是將無形材料蝶變為意象物件的勞動創造,是把生命記憶熔鑄轉化為視覺符號的手作實驗,其意義不止于匠人技藝層面的體驗,還承載著手工藝術為人為學為藝思想的表達,折射出讀書養心、上手勞作的創作觀和育人觀。從這一角度而言,“意匠之手”是一種審美眼光的開啟,其理念的甄別與熔煉,無疑對于專業學科的品質塑造和健康發展具有深遠的意義。今天“手工藝術國美之路”的展覽內容,以及中國美術學院手工藝術專業長期以來形成的專業教學理念和教育目標,都是這一東方詞語內涵的生動體現。
  此次展覽涉及勞作上手的體悟、經驗知識的傳達、思想觀點的打磨,啟發觀者超越視覺感知而認識事物本源。展覽分為“手工的記憶”、“手感的磨礪”、“手作的深耕”和“手藝的生長”四個版塊,不止于單一層面的匠心獨具技藝的表現,而是注重展現造物思想與精神層面的深度融合,通過觸覺、視覺、聽覺等多維度的展示,體現“工匠”胸有成竹之精神和“意匠”哲學思辨之智慧。
  《周易》言:“書不盡言,言不盡意。”后世中國哲學及藝術理論的辯證觀點多于此關聯。“意匠之手”不是簡單的概念詞語的指代,還承載著人們仰望星空的理想追尋,是以手抵心、以志言道,用創造性勞動制作物件的態度。其把技能、創意聯系起來觀察,將工匠追求技藝的求精意識與創造性思維融為一體,避免孤立地看待兩者。而審美價值取向的主觀能動意識,正是中國歷代手工藝術生生不息、繁衍重生的根源之所,勾連著手工藝術的根源性問題。
  “意匠之手”正如專業的航標,領航我國傳統手工藝的轉型與再造,復興東方經典藝術。其深層思想,體現的是新時代的大國工匠精神,寓意著對“以技入道”——一種對事物本質的極致追求,以及心靈回歸——的深入探究。這是一種敬業的精神態度和智性的專業眼光,更是一個不斷找尋理想的過程。
  周武
  2017年10月30日

(責任編輯:鄒萍)
 
 
 
(注:本文轉自雅昌藝術網)
 
 
    注:本站上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立場,也不代表合肥文產網的價值判斷。